一点点的回忆


最近买了一本书,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,很折服先生的文字和思考,对于一个20多岁就遭遇瘫痪的年轻人,对于人生的思考,对于情感的表述,字字珠玑,深入人心。

而我一直尝试的在把一些问题想明白,但总是有各种的碎片的思绪在脑子里乱飞,信息接触的太多,思考系统的不健全无法第一时间去做各种层次信息的筛选,就像一个免疫系统一样,白细胞,T细胞,嗜酸性粒细胞应该各司其职。

应该回到小的时候,不停的奔跑也不累,两大碗饭下去,躺下就是一个不做梦的秒睡,第二天又是生龙活虎。

我不记得我小的时候有什么深度的思考了,除了比较喜欢看书,识字不多的时候开始看小人书连环画,在大一点看的各种书籍,比较喜欢历史类的书。也找不到小时候的任何书本和文字,我所有的东西,在我高考之后全被我妈给烧掉了,她觉的这些没有什么用了,为此我伤心了好久,感觉我所有青春的印记也被一把火烧没了。

在往后追溯,能留存的一些东西就是大学之后了,感谢网络还能留存一点点的回忆。

十岁的时候,我们在一起嬉戏玩耍,此时的我们没有想到,十年之后,我们会海角天涯。二十岁的时候,我们有了自己的人生,或许我们正在为着自己的前途而一筹莫展,或许我们在为与自己的恋人的吵架而生怒气冲冲,但没有人会想到另一个十年之后会怎么样
三十岁的我们成熟了,世故了,势力了,生活的压力使我们有了几道不太明显的皱纹,见面时多了一点嘘唏,我们总是最忙的,为了柴米油盐,在每天的接送孩子中,我们感叹着青春的逝去,孰不知十年后,我们的头发已经花白。四十岁的时候,父母该安度晚年了,孩子还在继续他们的学业,已经对生活麻木的我们,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有点佝偻的身体赚一点钱,那时的我们已经知道健康与钱和鱼与熊掌是一个道理,头发已经花白,而我们已不在年轻,在我们还在惊诧的时候,又一个十年过去了。五十岁的时候,突然在某一天发现自己的某一颗牙松动了,蓦然间,老泪纵横,才发现自己真的老了,自己真的该退休了,习惯了一辈子的工作和操劳的我们此时渐渐的什么事情都放手了,在以秒为单位的时间中,我们又过了十年,很勉强的过了十年。六十岁的我们,已经习惯坐在摇椅上了,抱着自己的孙子孙女,一遍又一遍地给他们讲同一个故事,渐渐眼花耳聋的我们只剩下回忆,来打发寂寞,回忆我们的十岁,二十岁,三十岁.......,一遍又一遍,直到我们困了,累了,自己还有多少时间,我们也不知道,还能过十年吗?! 七十岁的我们又在一起了,谈笑,嬉闹,但此时或许我们已经身在天国.......

这个应该是2000年出头写的文章,当时博客兴起,我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是一个51aj(我要安家)的博客网站上注册的账号,为了提升关注和点击量,绞尽脑汁的写的一个文章《十年》,现在看这可能是自己最早尝试着对生活和死亡进行理解和诠释,已经忘记了当时的写的背景和为什么进行这样的思考了,只是依稀记得那个时候自己脑子稍微感性一些。

另一个是关于恋爱的短文字,也是自己的网名风过衣飘的来源,到现在依然在使用这个网名,自己感觉挺飘逸的一个名字,但很少人知道他的来源。我也不确定她还记不记得和知道不知道这个名字。

那天,晚上,昏黄的路灯,丁香花飘,她牵着我的手,侧头一笑,五瓣丁香花代表真爱,你想找吗。我默不做声,静静的走着。我找到了,一个五瓣的,她做出一副小女人陶醉状,我笑了笑,继续走着。风过,衣飘,丁香花落,一片五瓣丁香落在我身上........

只有真情实感或者深入思考才能写出东西。现在的我缺少年少时候的纯粹,欲望卷杂着理想,认知中充斥着人情世故,这其实根本想不好和做不好一些事情。

凡事简单点挺好,化繁为简,举重若轻。

声明:HAOYANG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一点点的回忆


读书太少,想的太多